maxbet手机客户端欢迎您! 

经典悦读《资本论》第十三章

发布人: 祝学群    发布时间: 2020-12-10    浏览次数: 446


本次经典悦读,我们结束了长期的线上活动,再次进行面对面学习。马老师带领我们对《资本论》第十三章——机器和大工业的前四部分进行了仔细阅读。

第一部分:机器的发展。这一部分主要讲工具与机器的区别。资本主义使用机器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减轻劳动者每天的辛劳,机器是要使商品便宜、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手段。生产方式的变革即分工主要是变革劳动力,在工场手工业中以劳动力为起点,而在大工业中以劳动资料为起点。机器和手工业工具到底有什么区别,马克思认为由于社会史上的各个时代如地球史上的各个时代一样,是不能划分出抽象的严格的界限的,所以在这里只能谈谈显著的一般的特征。一方面,数学家和力学家甚至某些英国经济学家说工具是简单的机器,机器是复杂的工具;另一方面,有人认为工具的动力是人,机器的动力是不同于人力的自然力。他们都没有看到工具的发展变革,这种认知是片面的。

马克思认为所有发达的机器都是由三个本质上不同的部分组成:发动机、传动机构、工具机或工作机。发动机是整个机构的动力,传动机构调节运动,把运动分配并传送到工具机上,其中工具机是最关键的部位,它是18世纪工业革命的起点,手工业工具到机器的过渡也体现在工具机上。如今再现在我们面前的已经不是人的工具,而是一个机械工具,同一工具机使用工具的数量一开始就摆脱了一个工人的手工业工具所受的器官的限制。马克思举例:17世纪末工场手工业时期发明的、一直存在到18世纪80年代初的那种蒸汽机本身,并没有引起工业革命。相反的,正是工具机的创造才使蒸汽机的革命成为必要;还有马力和飞轮的变革等等,这些都有力的说明了工具机所起的决定作用。

随着技术的发展,出现了许多同种机器的协作和机器体系两大形式。在许多同种机器的协作中,整个制品是由同一台工作机完成的,这种协作首先表现为同种并同时共同发生作用的工作机在空间上的集结;机器体系的这一质变,是只有在劳动对象顺次通过一系列互相连结的不同的阶段过程,而这些过程是由一系列各不相同而又互为补充的工具机来完成的。在最先采用机器体系的部门中,工场手工业是机器体系的基础,但它们又有其本质区别,在工场手工业中是以人为主观因素,在机器生产中,整个过程是客观地按其本身的性质分解为各个组成阶段。随着发明的增多和对新发明的机器的需求的增加,一方面机器制造业日益分为多种多样的独立部门,另一方面制造机器的工场手工业内的分工也日益发展。机器生产就是在与它不相适应的物质基础(工场手工业)上自然兴起的,从而建立与它自身的生产方式相适应的新基础,大工业也必须建立与它相适应的技术基础即机器,用机器生产机器。此外,马克思还论述了一个工业部门生产方式的变革,会引起其他部门生产方式的变革。最后总结到劳动资料取得机器这种物质存在方式,要求以自然力来代替人力,以自觉应用自然科学来代替从经验中得出的成规。

第二部分:机器的价值向产品的转移。总的来说,机器的产生都是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减少必要劳动时间,进而提高相对剩余价值。大工业把自然力和自然科学并入生产过程,必然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机器的使用一方面消耗了劳动,但在另一方面也节省了劳动,两者相抵使生产力相对提高。机器总是全部的进入劳动过程,只是部分地进入价值增值过程,它的生产作用范围越是比工具大,其无常服务的范围也就越是比工具大。在机器产品中,由劳动资料转来的价值组成部分相对的说是增大了,但从整体上说是减少了,进而使产品价值降低,劳动力的价格也相对降低。机器生产率的高低是由它代替人类劳动力的程度来衡量的,即使机器的所值和它所代替的所值相等,对象化在机器(死劳动)本身的劳动总是比它所代替的活劳动(会增值)少的多。资本家只有在机器的价值与它所代替的劳动力的价值之间存在差额机器才会被使用,资本的利润本来不是靠减少所使用的劳动得来的,而是靠减少有酬劳动得来的,它不讲道德,只讲利润,追求剩余价值。

第三部分:机器生产对工人的直接影响。(1)资本对补充劳动力的占有。妇女劳动和儿童劳动。机器的使用增加了对妇女儿童的剥削,男劳动力贬值,在扩大资本固有的剥削领域的同时,也提高了剥削程度。之前一个劳动力的价格现在能雇佣一家人,使整个劳动力价值贬值,不仅如此,由于妇女儿童的反抗能力较弱,还打破了男工对资本专制的反抗。机器还从根本上使工人与资本家的关系发生了变革,它使全部交易本身失去了自由人之间的契约的外表,使剥削与被剥削成为合法的交易。马克思指出,把未成年人变成单纯制造剩余价值的机器,就人为地造成了智力的荒废,这比自然的无知更可怕,导致当时的教育不受重视,眼前的经济的发展阻碍了社会更长远的发展。(2)工作日的延长 在机器上,劳动资料的运动和活动离开工人而独立,成为一种工业上的永动机,但会受到它的助手—人的自然界限的限制,所以为了获得更多的剩余价值,资本家尽可能的使这种自然界限压到最低限度。然而机器本身在使用过程中也会受到有形磨损和无形磨损以达到价值上的转移,工作日越长,无形磨损的危险就越小。在机器使用初期,机器生产产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大大降低,利润也相对较高;随着机器的普遍应用,资本家只有通过减少雇佣劳动力的数量来提高剩余价值率,但资本家没有意识到这个内在矛盾,只知道拼命延长工作日,以便不仅增加相对剩余劳动,而且增加绝对剩余劳动,来弥补被剥削工人人数的相对减少。因此,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一方面创造了无限度的延长工作日的新的强大动机,另一方面,部分的由于使资本过去无法染指的那些工人阶层受资本的支配,部分地由于使那些被机器排挤的工人游离出来,制造了过剩的劳动人口。由此产生了一种现象,即机器消灭了工作日的一切道德界限和自然界限。由此产生了经济学上的悖论,即缩短劳动时间的最有力手段,变为把工人及其家属的全部生活时间转为受资本支配的增殖资本价值的劳动时间的最可靠手段。(3)劳动的强化 绝对剩余价值的提高,不仅与劳动时间的长度有关,还与劳动的密度有关。劳动时间与劳动强度不会一直是同时并进的,在日复一日中,必然会出现这样一个时刻:工作日的延长和劳动的强化会互相排斥,以致要延长工作日就只有降低劳动强度,或者反过来,要提高劳动强度就只有缩短工作日。马克思通过论证得到:当法律使资本永远不能延长工作日时,资本就力图不断提高劳动强度(如:采用计件的方式)来补偿。英国工业的蓬勃发展,使劳动时间缩短的同时比过去更长劳动时间的产出要多的多。

第四部分:工厂。在这一部分,马克思考察的是工厂的整体,并且是它的最发达的形态—自动工厂。尤尔在歌颂工厂时有过两种说法:他一方面将工人作为主体,机械自动机为客体(适用于机器体系的大规模应用);另一方面将自动机作为主体,工人为客体(机器体系的资本主义应用),表明了现代工厂制度的特征。自动工厂中的分工呈现出一种平等化或均等化的趋势,代替局部工人之间的人为差别的,主要是年龄和性别的自然差别。机器从技术上废除了旧的分工制度,但却在更令人厌恶的形式上得到了系统的恢复和巩固—过去(工场手工业和手工业时期)是终身利用一种局部工具,现在是终身服侍一台局部机器;过去工人是主体,在工厂中机器是主体,工人是客体,被当做活的附属物并入死机构。

                


 

打印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Top